首页
 > 

经济数据

 > 正文

人工智能画的画价值300万元!艺术家会在未来消失吗?

  • 编辑时间: 2019-08-13
  • 浏览量: 88

迈克·魁恩《Crusified》


对于那些双性同体或是苍老驼背的形象,观众习惯于把它们与现代人类典型的刻板印象连接起来,甚至让他们成为文学作品中“高老头”式的人物代表。人们也好奇它们表达着怎样的一种始终介于生死之间的生理状态。

迈克·魁恩《Blind end》,1997年


迈克·魁恩的画作中,人物更多地给了我们一种警醒和孤立感。但从始至终,作者没有选择放弃绘画这项专业技能,转向用更快捷省力或者说是高科技的手段来表达情感。这是一种坚持,也是一种反乌托邦语言的内在本质。迈克·魁恩担忧就是物质社会和泛滥的科技,对人类的残害与人类懵懂无知的状态。


迈克·魁恩《Limelight Bastard》,2005年

迈克·魁恩《Composition from the serie ‘Limelight Bastard’》

=========

 如果有一天,AI和艺术家画得一样好? 


下图中的肖像画则是此次纽约佳士得10月23日-25日场次的拍卖作品。从面部特征来看,它好像没有画完:有些不自然的留白和模糊。这位有些肥胖的绅士并不是由某一位艺术家完成的画作,而是人工智能根据公式演算完成的结果。

《Edmond de Belamy》


这件由AI完成的艺术作品最终价格是多少呢?35万美元!没错,加佣金43.25万美元(约300万元人民币)成交!这是第一次由拍卖行公开拍卖人工智能作品,它基于生成性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GAN)的模型创造而成。创造这个程序的小组成员称自己为观念艺术家,他们尝试了很多不同形式,并想要把这项技术普及,为AI正名。

Mario Klingemann《79530自画像》,2018年

在很多次尝试下,他们创造的人工智能作品已经骗过了专门鉴定“这是由人还是机器产出的作品”的评定人员,他们想要在拍卖之后和各个品牌或画廊合作,来把这项技术打造成一种新的艺术工具。

Theo Triantafyllidis《无缝》,2017年

科技人员把这项技术和照相机相类比。因为在1850年的时候,照相机也只有高级工程师才能使用,并被专业人士认为不能被普及。所以他们相信自这项技术会像照相机一样受到肯定,并且希望把它更多地用在传统绘画领域,而不是科技领域。

Trevor Paglen《False Teeth (Corpus: Interpretations of Dreams) 》,2007年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艺术和人工智能实验室团队也做过很多类似的尝试,他们利用此项技术做出的艺术作品甚至能和顶级艺博会上出现的当代艺术家作品相媲美。

Artwork generated by CAN


你认为这项技术如何呢?是觉得它成为了一种新的艺术工具?还是扼杀了艺术最本真的表达?你还能接收到这些用机器画出的作品中所传达的情感吗?可能它们现在还不成熟,如果当其变得足够成熟,所画出的作品足够好看后,你会重新看待它吗?一切都有待时间去印证。

谷歌DeepDream绘画

现在回过头来看迈克·魁恩的作品,你是不是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一种“嘲讽”之味?曾有艺术家设想过:到了2118年,会有数亿人聚在一起崇拜云主算法“Godgle”(仅为假设,并不实际存在)。那个时候,机器人的数量会远超人类,很多艺术作品都是由机器人所作,人类本来的艺术作品只有少数人才能接触到了。你会对这种情况感到恐慌吗?

迈克·魁恩《Lorem ipsum dolor》, 2018年


迈克·魁恩《水果》

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新媒体艺术作品,他们以科技手段作为辅助工具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们能够仅把AI技术当作一种艺术手段,而不是快速生产艺术品的方法吗?能保证科技不被滥用吗?在艺术面前,我们该倾向情感还是技术?

Miao Xiaochun《Metamorphosis-Doubt》,2011年

精彩回顾:

为何你爱在展览上自拍?你更爱作品还是更爱自己?

他曾是银匠,还两次惹怒过皇上,为何能成浙派绘画开山鼻祖?

东欧摄影竟然这么美?!

[编辑、文/裘纯纯]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