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透视

 > 正文

趟深水、被虫咬,高强度运转的《野生厨房》团队原来这么“野”!

  • 编辑时间: 2019-06-22
  • 浏览量: 23


而因为植被茂盛,拍摄时间有限,为了保证能在日落前收工,部分团队必须早上5点就出发,灯光设备和发电设备不能同时跟进,手持灯和LED灯等成了照明主力。天黑后,雨林中的蛇和蚊虫都在蠢蠢欲动,导演团队的许多工作人员都在毫无知觉中被水蛭袭击失血。



就连很少下雨的北方,也为节目组制造了不小难题。本周即将播出的第四期节目,“野生兄弟”去到了佳木斯双鸭山八五三农场“一日向导”包叔家,因为录制当天瓢泼大雨,节目组不得不放弃PLAN A,重新制定PLAN B、C、D,调整计划后在包叔家里完成了两期录制。



有趣的是,因为下雨,原本打算拍摄的丰收场面计划搁浅了,玉米地都湿了,庄稼也不能收割,不能外出干农活却正中李诞下怀,虽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天气的变化,但节目组也着实体会到了通告表之外的惊喜和趣味。

 

雨天虽然没有了丰收的盛景,但也意外收获了多种菌类绽放的盛景。绵绵雨水让菌类肆意生长,嘉宾们在山野间尽情采摘,要不是有向导带路,摄像团队很有可能会一直困在山里。这就是《野生厨房》的独特之处,惊喜与惊险交杂,处处都是悬念。



原子娱乐团队在拍摄《野生厨房》过程中时时刻刻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力量,克服困难的成就感、意外收获的趣味感相伴左右。


山路、水路、丛林、雨林轮番挑战,高温、高原、高温差、高强度的极限地貌、天气时时经历。节目组虽身处恶劣的工作环境,但难能可贵的是,节目的观赏性反而在一次次挑战中越发实现差异化审美,“野”的姿态超脱于“精致”节目,有了更纯粹的味道。

 

汪涵在节目录制期间感慨,《野生厨房》其实是在折射人生。它和人生一样,总是有很多的未知,你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起起伏伏,酸酸甜甜,无需伪装得很完美,唯有去接受才是正解。



横跨大山大河锤炼电影级视效

“舌尖上的野食”撩人味蕾

 

作为原创的“野生”IP,总导演黄磊坦陈,制作《野生厨房》其实是一个从零开始的过程,因为没有参照,节目组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去摸索。在节目筹备初期,原子娱乐团队广泛涉猎了各个国家的美食影像,细致到连影像中的植被、食材、烹制手法和演变的特点都关注到了。



摸索的重要一步就是提前出发,让创意在足尖的丈量下更为合理、好玩。录制每一个地点前,团队会做好大量的案头工作,了解其地域和文化上的独特之处。但因为要让节目独具“野”的气味,远离都市文明,节目组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实地踩点。


最新上线的第3期节目中,节目组跨越大半个中国前往抚远,边境的阳光很温暖、异域的风情让人饱眼福、大马哈鱼的口感更是堪称绝味。任谁也料想不到,抚远并非导演组的最初选择。

 

最初导演组的选址是乌苏里江,那首火遍大江南北的民歌《乌苏里江船歌》记录的便是赫哲人捕鱼的场景。乌苏里江上有个江心岛,那里是赫哲人的传统捕鱼场所,岛上有27条船及若干个地窨子。



在这“华夏东极”之地,下午五点半就迎来了天黑,如果节目组在此捕鱼及晚餐,就无法在天黑前结束拍摄,而天黑之后让上百余人的剧组转场势必会存在安全隐患。尽管乌苏里江是最“野”、最能展现大马哈鱼捕获盛景的地方,但综合考量之下,导演组却不得不忍痛割爱,被迫转战到抚远,却没想到收获了意外的惊喜。



在录制武隆时,节目原本设计有露营的环节,但到达后却发现,山上因为景点的开发,没有想象的那种山林妙趣,只能临时另找一处峡谷、小溪。在请教多位村民后,终于从只言片语中寻到线索,找到了一处鲜为人知的好地方。

 

几经周折到达这处神秘的石滩后,团队惊讶发现,真有当地原住村民在这里野餐,西瓜和啤酒放在溪流里冰镇,一下子像回到了不插电的旧文明,这才有了后面让人垂涎欲滴的“野生火锅趴”。



屏幕上呈现的这个“趴”有汪涵直接用河滩上的大石头烤肉;陈赫、李诞负责捕河鱼,捕到的鱼直接下锅;还有林彦俊随向导上山采摘的当地的野生菌,虽然没摘到特色的大脚菌,但也采到了新鲜的油辣菇。



《野生厨房》的团队试图在大山大河间捕捉自然的“野”,带领观众离开现代化的城市走进郊野。但他们一直在比观众早走和多走一步,将生活的本真细致挖掘,尽管录制过程近似《盗墓笔记》画风的趣味探险,节目组依旧凭着匠人精神坚持到底。

 

在国内,讲美食和烹饪技巧的节目不乏其数,但真正走入自然,从美食到手法都保持原生态的,《野生厨房》实属创新的首例。为了电影级的美食视效,原子娱乐特意聘请专业美食摄制团队来为“舌尖上的野味”把关。



每一帧镜头都很“好吃”,专业的美食摄制呈现出的画面美感及视觉冲击力很强,让人光看画面、听声音就会有“想吃”的冲动。

 

已播出的节目中,那些和红油一起翻滚的羊肉、Q弹鲜嫩的鱼丸、包裹着粘稠红糖的糍粑、随风飘扬的饱满稻谷粒都在悄然将观众的思绪带往野生的青山绿水间。

 

 

“脑子里的设想和前期策划,都不可能全都真正变成画面。一定要经历一个试验和磨合阶段之后,才会慢慢走上正轨,《野生厨房》也不例外。”原子娱乐首席内容官、《野生厨房》制片人&总编剧范丽明透露了节目制作过程中的遗憾,但也正是这些“不完美”,恰到好处地成全了自然与野趣,团队成员在“说走就走”的旅途中生发出了二次成长的满足。